關於部落格
棘籬與玫瑰,英雄的故事。
  • 1878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落實母語書面化及母語教育,「民主」責無旁貸

1.先正確認識母語文字的歷史發展。有語言就該有文字,言說母語、以母語書寫更是基本人權。多數台灣人在「國語政策」(戰前的日語、戰後的華語)實施下,已背棄並輕視自己的語言,殊不知一百多年前,台灣已有「白話字」(POJ,台語羅馬字)的報刊雜誌、出版品,讓台灣人直接以母語文字吸收世界新知、鍛鑄思想;更不知戰前與戰後都有許多人為了推動「台灣話」、「標準語」、「建設台灣話文」,付出許多代價。   拼音爭論不休許多年,終於說好各退一步推動整合,好不容易,2006年教育部公布「台灣羅馬字」(台羅)的拼音方案,且在2007年後陸續推動「閩南語漢字三百字詞」,正如學者向陽認為,這「邁出台灣閩南語文字化工程的第一步」,將是「台灣語言重生、再生的第一步。但邁開這一步,從意識到語言的重要性而出現保存、整理與發展的呼聲,卻也經過了漫長的八十多年。」但,隨著政局即將轉換,卻又有如日昨余伯泉先生〈民主社會 應讓拼音並存〉以及幾些同派論者,在各報打著「民主」之名,行將「通用拼音」復辟之實的言論,不僅混亂視聽母語教學,又似不願自身利益遭割,而要阻礙歷史及文字的發展。   2.當局應努力達成「初齡學童」即學習母語文字的目標。語言學習本就越小越好,獨尊一家的「國語」(華語)現已普遍,即便母語為台灣話的父母,小孩一生下來,也直接以華語教養小孩;而幾是全民運動的英語不僅成為全台多所幼教學校主打的噱頭,更是許多父母為其初齡學童設想的選項。   「母語教學」本就應在語文教育中佔最多時數才對,目前何其難得,國小各年級每週僅40分鐘,現今又爭著不要太早教、小一教或小三教,基本論點早已違反人權規則,且顛倒語文教育的核心思考:先學母語、再學外語。是否關心母語的前輩學者應再凝聚共識,推動當局更致力規劃初齡學童的母語學習能夠更提早、甚至落實於家庭教育,並正確學習一致的母語拼音文字。總共才17個字母,不如漢字難學,且讓學童直接以母語與世界接軌。    3.再申應以「文字」之名教學,而非拼音。非僅漢字才是「字」,台灣人在一百年前就接受這個觀念;「白話字」全為拉丁文,其不只為「拼音」,也是「文字」,甚至成為台語、客語、原住民語文的載體,更有諸多相關書籍出版。西方進步國家,皆以「拼音文字」記錄其歷史文化、書寫其現代經驗;且電腦普及後,網址、程式皆以數字、拉丁符號標示;未來要落實漢字無法完全承載的台灣多族語言(含外來語)之文字發展,無法避免拼音文字的使用現實。   媒體常以國小教師認為會講台語卻看不懂台語字、不想教台語的反應作文章。其實為人師表更應以身作則,重新自我學習,再以健康觀念教育學童。尚且,中小學教師也應認知言說母語、書寫母語,應都屬於「人權」與「民主」範疇,並改變其固著於以「漢字」思考的觀點。教育部公部的「台灣羅馬字閩南語拼音方案」,其本身就是具聲調的「文字」,教學上也應正確教導學童,台語拼音文字,不是英文、不是拼音,且是具長久歷史性及其文化特色的「文字」。   4.別讓「假民主」成為落實台灣文化主體性的殺手。有心人士如推廣創設至今約莫10年的「通用拼音」的余伯泉先生等相關論述,發出「台羅」未通過考驗,不應繼續以一家之言持續實施,又認為民主社會,各式拼音應使其各發展於其教學場域。余先生左手打1998年公布的「TLPA」,右手鞭2007年整合公布的「台羅」,又說教學現場只剩「通用拼音」與「台羅」。這些文章不僅「空嘴薄舌」,且顯示其對台灣語文近百年的演變歷史全然漠視。   再不將整合拼音文字繼續推動,反而沒有任何一種拼音能夠真正經過考驗,甚至只有留存一百多年的「白話字」真正經得起考驗(有教學、有歷史文獻、有數量最多的文學作品)。而拼音也並非真如余氏所言的「空轉」,若不願正視台語文字即將正式進入另一個書面化一致的階段、不願各退讓一步,母語文字的落實才是真正「空轉」;且人民更看得清楚,各持己見只是出於利益與政治鬥爭,而非無法通過考驗,更不是媒體扭曲的拼音文字難以教習。   真正的「民主」應該回到歷史現場與人民現實。真正的「民主」不是各持己見卻無所是非。真正的「民主」,是我們「共同」將失落的主體找回、共同以我們協商後的合諧姿態面對世界。新政府在選前發表的政見中,不僅時時以台語、客語發音,或以原住民語問候,我們也強烈呼籲新政府應重視並協助台灣母語文字及教學的落實。但願本土語言在近百年經歷許多階段的「建設台灣話文」之後,台灣人能有所覺知,把握能熟練地以自己的族語文字的機會,未來能夠以母語創作自己的文學。語文建構完整,主體的美學也才能真正確立。這一切已刻不容緩。 2008/04/05 ◎呂美親(清華大學台灣文學所碩士;母語文字工作者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